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2

植物藝術的簡史講座

第一天課程結束的晚上,溫蒂老師在Morven的演講廳有一場講座,講述植物學插畫簡史,並分享了許多古代和當代植物藝術家的作品,包括Pierre-Joseph Redouté(1759-1840), Maud Purdy (1874-1965), Anne ophelia Dowden(1907-2007)。此外,現場也請來了三位本地的植物插畫家,Robin Jess, Ann S. Hoffenberg, 和Carrie DiCostanzo,分享她們創作的心得。

 植物插畫大師Pierre-Joseph Redouté的畫風古典優雅

植物插畫大師Pierre-Joseph Redouté的畫風古典優雅

 植物畫家Carrie DiCostanzo在講座中分享,她很著迷於描繪造型特殊的奇花異草

植物畫家Carrie DiCostanzo在講座中分享,她很著迷於描繪造型特殊的奇花異草

植物插畫藝術雖說主要目的是以科學為出發,幫助植物學家記錄和辨認植物,但是並非要畫得跟照片一樣,從她介紹的這些藝術家作品可以看出,藝術家還是可以有個人創意發揮空間,從不同的表現手法、使用媒材,乃至構圖、主題的設計等各個面向,都可以展現藝術家獨特的風格。

溫蒂在講座中還說明了植物科學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植物藝術(botanical art)、和花卉繪畫(flower painting)的不同。

傳統的植物科學插畫需畫出植物的各個部位,包括葉、莖、花、果、種子等,甚至畫出橫切面,並且在尺寸、形體、顏色各方面都力求符合科學的精確和真實。

植物藝術與植物科學插畫很接近,也是需要真實植物科學,但是可以有更多美學和純藝術形式的表現,構圖上可以只是單一的一朵花,或是植物的局部細節描繪,目的在以藝術傳達出植物之美。

至於花卉繪畫,則可以有各種天馬行空的表現方式,不需要符合科學的精確性,並且可與風景、靜物、動物等等題材結合。

那麼一幅好的植物插畫作品,需要包含哪些條件呢?溫蒂給了我們以下的建議。

  • 明暗 (Value)

  • 一致的光源 (Consistent Light Source)

  • 透視 (Perspective)

  • 植物型態 (Plant Morphology)

  • 使用真實的顏色 (Use of Realistic Color)

第一天的工作坊和講座,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經驗,引領我踏入了一個充滿好奇的自然世界。除了對於植物插畫和藝術有了更清楚的認識,更勾動我研究精神的是,因此發現了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植物類食物的原生樣貌。

好比說,從前我只吃過糖炒栗子,知道栗子仁外面有一層咖啡色的硬殼,卻不知道它長在樹上的模樣,原來在硬殼之外還有一層更硬、更厚並且帶刺的”burr”,到了秋天成熟時,這個burr就會從中間裂開,露出裡面的種子,也就是我(和松鼠)愛吃的栗子。

這個發現讓我很開心,想要追根究柢去探索,我們平常吃的那些菜啊果啊,它們長在樹上和土裡到底是什麼模樣。

 栗子和它的葉子與刺殼

栗子和它的葉子與刺殼

 我完成的第一幅植物畫,在此做個記錄,留待一年之後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品有沒有長進

我完成的第一幅植物畫,在此做個記錄,留待一年之後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品有沒有長進

 

挑戰複雜的植物

第二天的課程,老師讓我們自己選擇要畫的植物,她再為每個學生選的題材做示範。我對菇類特別有興趣,前一天在花園裡採了一些野菇,本來打算要畫,但是第二天來上課時,發現它們已經腐爛了。因此又學到一課,畫新鮮植物得要抓緊時間,否則就要先學會如何保存它們。

我摘的野菇爛了,看到老師採集的一種叫做Strawberry Dogwood的紅紫色果實,感到很新奇,果實凹凸不平的表面和圖紋也很有挑戰性,又可以練習葉子和構圖,於是就選擇它。

strawberry_dogwood.jpg

它是Dogwood的果實,我查了一下dogwood的中譯名稱,有人說是山朱萸,也有人說是四照花。Dogwood是北美常見的一種花樹,春天開花,秋天結果,我住的地方鄰居院子裡就有,春天時開了滿樹白色和朱紅色的大花,非常美。果實倒是第一次見到,形狀和大小都跟荔枝很像,但是質地卻像草莓,很容易壓傷。我在工作坊沒畫完這幅畫,於是把果實帶回家繼續完成,沒想到在地鐵上擠擠撞撞,回到家發現果實在我的行李袋中已被壓爛爆漿了! 擠出裡面淡黃色軟軟的果肉,聞起來有(爛)水果的味道,跟我想像得不太一樣。

也有同學選擇畫花。老師示範時把鮮花插在一個有很多尖釘的小座子(不知道中文叫甚麼)上固定,教我們用透明的尺來測量花朵在透視上的尺寸,假想在植物前面有一面玻璃,要沿著玻璃來測量;以及如何表現透視縮短(foreshortening--也就是前方的花瓣比較短,而且有變形),畫出物體擬真的透視感和空間感。

老師還拿出了一個高倍數的可以用來看珠寶的放大鏡來,摘下一小搓花蕊,讓我們透過放大鏡來觀察花蕊的構造和生長排列方式。被放大的花蕊竟有著繁複之美,自成一個小小的世界。

覺得植物非常有趣和神奇。

 Wendy示範如何測量要描繪的植物

Wendy示範如何測量要描繪的植物

 Wendy示範畫花

Wendy示範畫花

 Wendy示範描繪表面複雜的果實

Wendy示範描繪表面複雜的果實

而像葉脈、果實紋路這種看起來很複雜很令人困惑的pattern,老師也分享了她的訣竅。看老師作畫,可以發現,雖然已有數十年經驗所累積的自信,但是下筆時仍然輕柔緩慢,並且很仔細地觀察所畫植物的每一個細節,從容不迫地描繪。

耐心和細心是植物插畫創作者不可缺的特質,否則畫不出細緻寫實的作品來。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1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1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2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2

 完成我的第二件植物繪畫作品,有機會要再來挑戰一次這顆難纏的果子

完成我的第二件植物繪畫作品,有機會要再來挑戰一次這顆難纏的果子

 

愛上植物繪畫

在老師示範以外的時間,同學們都非常投入地作畫,連午餐時間都是各自帶了便當,一邊用餐一邊畫畫。我第一天跑到小鎮上買了三明治,只吃了一半,第二天中午就吃了剩下一半,可能一心想著畫圖,所以對吃飯這件事都不在意了,只要一直有熱咖啡就可以。很喜歡工作坊的氣氛,一群對畫畫好熱情的中、老年人齊聚一堂,一邊閒聊一邊作畫,對於平時總是一個人在家孤獨地創作的我來說,彷彿回到在學校念書上素描課的感覺,挺溫馨的。

這次的工作坊,讓我對植物插畫和藝術有更多的認識,學到了新的繪畫技法,並且讓我開始留心觀察身邊的一草一木。

而最大的收穫,則是自我探索得到的新發現。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不喜歡用寫實手法創作,經過這次工作坊,對植物繪畫我卻完全著迷了!我一向對事物喜歡追根究柢鑽研細節,又很享受細火慢燉的作畫方式,再加上對於自然(動物、植物)的好奇與喜愛,我發現植物繪畫非常適合我的個性和個人風格呢。

my_plant_collection.jpg
 完成的第三號作品,期許自己每一件作品都有進步

完成的第三號作品,期許自己每一件作品都有進步

從工作坊回來以後,帶胖奇散步時多了收集植物的樂趣,只見一人一狗低著頭在地上專心尋寶—我忙著挑揀葉子、果實,胖奇則有樣學樣,忙著嗅聞每一片落葉。大自然的題材真是取之不盡,我的一張桌子已經變成植物標本區,收集來的植物都在等著變成一幅畫。

現在我每天早上會利用出門上班前的十幾分鐘畫畫;不上班的日子則可以很暢心地花一整天時間畫一片葉子。覺得能夠這樣熱衷於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並且持續地做下去,是很幸福的。

(全文完)


參考資料

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1

在2018年一開始,我給自己訂下一個目標,就是學習植物插畫。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對植物學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著迷的,在社群網站或書籍、月曆等印刷品上,只要看到古圖鑑和有著標註說明的植物插圖,我就會忍不住細細觀看。大約也跟我近年來愛上了植物園和蒔花弄草有關吧,對於自然科學的知識特別感興趣,連帶著也想試試看植物學的插畫創作。

植物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在插畫領域裡是個小眾的類別,一般大眾常對植物插畫有所誤解,以為只要是畫植物都叫做植物插畫或植物藝術(botanical art),其實這類插畫是一門結合了藝術與科學的技術,主要目的是幫助科學家和植物愛好者,記錄以及辨識不同品種的植物,因此必須精準描繪出植物的各部位構造,在畫面中完整呈現植物的形體,並且符合植物學的正確性。也有許多商業上的用途,例如為食品包裝、書籍刊物、文具商品等繪製插畫,甚至也可作為純藝術品展示和供人收藏。

在紐約植物園有一個植物學插畫的訓練課程,完成這個課程可獲得證書資格,但是要拿到資格大約得花兩年到七年的時間。不僅僅是繪畫技巧的訓練,還要學基本的植物學知識。雖然很想學,但要投資這樣大的時間和財力(每個單課程都要四、五百美金,拿到證書須完成八個以上課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領域的創作,因此,我想先尋找其他學習的途徑試試水溫。

 

插畫家溫蒂荷蘭德Wendy Hollender老師

 Wendy Hollender老師的教學書

Wendy Hollender老師的教學書

我在搜尋植物學插畫的資料時,找到了Wendy Hollender老師的網頁教學書,發現她也是從紐約植物園的植物插畫認證課程畢業的。我先買了她的教學書,後來又上了她的影片課程,喜歡她的教學風格和作品,大部分植物插畫家用的媒材以水彩為主,但是溫蒂老師卻是用色鉛筆,而且專門用我最愛的Faber-Castell Polychromos廠牌,這讓我對她更多了一份親切感。

(這大概就是像武學門派一樣,使刀、使劍、還是使拳,各派有各自的偏好和專長。)

溫蒂老師的創作歷程故事很特別,她原本是布料紋樣設計師,由於布料常常需要用到花卉圖案,因此對植物畫產生興趣。她開始在紐約植物園上植物學插畫證書課程,當她剛完成第一期的課程時,卻發現自己得了乳癌。在兩年的手術和化療過程中,她總是帶著畫筆和素描本到醫院去,在打化療的時候,就利用時間畫畫。她說,當她全心沉浸在每一朵花瓣每一片葉子的細節中,就可以暫時忘卻醫生正將毒素注射到她的身體裡,植物插畫成為她精神與心靈上的支撐和治療。

後來身體好了,溫蒂就在紐約上州買下一座小農場,搬到那裡去,她兒子是位農夫,負責種植蔬果花草,她自己則利用農場裡的植物為現成素材,創作和教學。

溫蒂常常旅行到美國各地去開設植物插畫工作坊,當我得知她將到紐澤西州普林斯頓(Princeton)開一個為期兩天的工作坊時,就非常希望能夠參加。 一來是因為我很喜歡普林斯頓這座文化小城(愛因斯坦的故鄉),再者,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三個小時內可以到達,想想機會難得,於是決定給自己安排一個兩天一夜的植物插畫小旅行。

 

普林斯頓歷史小鎮

我清晨五點多就起床,帶著色鉛筆工具和簡單的旅行必備品,先搭巴士到曼哈頓,再轉搭從紐約到紐澤西的東北走廊線(Northeast Corridor Line)火車,前往Princeton。火車有上下兩層,坐在上層可以欣賞沿路景色,座位也很寬敞乾淨,雖然要坐一個多小時,但在美國坐火車總有種浪漫的心情;再加上好久沒旅行了,雖然是一個人,依然滿心雀躍和期待。

到了Princeton Junction站,還得換乘通勤列車Princeton Branch,這是只有兩節車廂的小火車,往來於Princeton Junction站和普林斯頓大學之間,開始於1865年,是普林斯頓大學很有歷史感的象徵。她最有名的乘客要算是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了,更因為出現在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的小說中而不朽。當地人對她有個暱稱,叫做Dinky(這支影片裡的Dinky好可愛)。

 DINKY小火車

DINKY小火車

Dinky一路開進了普林斯頓大學校區,下車後首先看到的是新建的藝術中心。這天早晨陽光明亮,入秋的天空好藍好高,走在普林斯頓大學校園中,放眼望去是一座座古典美的建築,彷彿自己也沾染了些許貴族學院風的氣息。若不是要趕著去上課,普林斯頓校園倒是個文青氣質一日遊的好地方。

 小火車站出來就是新建的藝術中心

小火車站出來就是新建的藝術中心

 Princeton University連松樹都長得像古時候的文人

Princeton University連松樹都長得像古時候的文人

 Princeton Universit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工作坊的地點在普林斯頓市的Morven Museum & Garden,由美國獨立宣言簽署人之一Richard Stockton在1750年代所興建,當時只是作為私人住宅,後來歷經大火重建、美國獨立戰爭的普林斯頓之役,在20世紀也曾為五任紐澤西州長的官邸。官邸在1982年遷址後,這座莊園經過長時間的修復和考古研究,在2004年重新開放,成為一座古蹟、博物館和花園。(美國有很多博物館和花園都是從名人的豪宅演變來的)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穿過普林斯頓大學的廣大校區,來到這座幽靜的博物館花園。從大門進去,穿過草坪上一條林蔭小土徑,遠遠見到一位有著小捲髮、小個子的女士,正彎著腰在栗子樹下撿著落葉和板栗。

早安,溫蒂! 你是溫蒂吧? 我跟她打招呼。

是啊,我是溫蒂。她朗聲說。我正在撿東西等下要給你們畫喔。

初次見面,感到她是個親切而隨性的人呢。

 

植物畫初練習

上課的教室在新建的教育中心,有一整面的落地玻璃窗,我挑了個面對著窗的座位,可以看到花園裡的樹和松鼠。

(一隻黑松鼠正忙著在花圃裡挖個洞,把栗子埋在裡面。)

這班學生只有八位,教室的座位也剛剛好,讓每個人有足夠的桌面空間,可以把畫材工具很自由的在桌上攤開。學生大都是銀髮族,只有兩位女士估計跟我差不多年紀。在大家輪流自我介紹後,發現這些老人家真是臥虎藏龍,有書法家、平面設計師、語言學家、童書作者等等。

老師為我們蒐集來許多植物,有各種葉子、果實,還帶了一些她的農場產出的梨。她首先示範了栗子的畫法,因為栗子表面光滑沒有複雜的紋路,適合做暖身的上色與立體感練習。

在正式畫植物之前,老師讓我們分別用油性和水彩色鉛筆,先做簡單的上色漸層練習。我對色鉛筆繪畫已是非常熟悉了,上色漸層也難不倒我,可是當我看見老師隨筆一塗,一筆下去就可以畫出由深到淺的明暗漸層,顯得渾然天成毫不費吹灰之力,心裡馬上浮起八個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從那一筆就可以看出她數十年用色鉛筆畫畫的功力!

以往我畫植物(或動物)大都是參考照片資料,很少用寫生的方式來畫。溫蒂老師則絕大部分是拿真的植物來做模特兒,只有在無法取得實物時,不得已才參考照片。

「如果看照片,我得要去找很多很多資料,才能了解要畫的對象的全貌,因此得花很多時間在資料的搜集;如果有真的植物在眼前,就省事多了!」她說。

因為照片是平面的,只呈現了一個視角,並且是經由攝影者「剪輯」過的資訊。實際的植物,你則可以從任何角度觀察,甚至將植物拆解、切割去了解由內到外的構造,也可以觸摸它的質感和形狀,這些資訊都可以幫助在描繪植物時更為準確,是照片萬萬比不上的。

小小一顆栗子,雖然沒有複雜的紋路和構造,但其實要表現出它光滑的質感與立體感,也非易事。手中握著這顆栗子,觸摸到栗子光滑的表面和起伏的弧線,我能夠完全了解老師說的。我感覺到與眼前這個栗子產生了連結,我熟悉了它,而且可以決定從哪個角度來描繪它。

my_tools_workshop.jpg
workshop_plants.jpg
wendy_hollender.jpg

(未完待續)

企鵝出版社與插畫家的美麗邂逅

企鵝藍燈書屋出版集團(Penguin Random House)是目前世界前五大出版集團之一,旗下有約250家出版社(註),因此,對插畫家和繪本創作者來說,企鵝藍燈書屋出版集團是不可不關注的合作對象。五月初,我參加了一場由CBIG(Children’s Book Illustrator Group)為會員舉辦的小型座談會,邀請了企鵝青少年書籍美術部門的藝術總監Deborah Kaplan女士,與插畫家會員見面。

由於美國的出版市場龐大,出版社的編輯和藝術總監就是非常重要的人物,能夠將自己的作品送到他們面前,並且讓他們看上一眼,是非常難得的機會。因為每天他們收到的自我推薦信和作品太多了,加上出版社分工很細,往往作品到他們底下的設計師手裡就已經決定被放入「檔案夾」或是「垃圾桶」的命運。這場座談會,主要是幫助插畫家瞭解企鵝旗下各出版社所負責的叢書類型,以及出版社與插畫家合作的流程,進而幫助插畫家在自我推薦的時候,能夠有更多機會被看見,甚至出版。

我整理了當天的筆記和錄音,歸納以下幾個重點,跟《插畫生活》的讀者分享。其中Kaplan女士提到一件事,他們不僅僅與美國本土的插畫家合作,現在已經將觸角延伸到世界各地,因此,多瞭解台灣以外的出版社如何運作,對打進國際市場,開拓個人插畫事業,是絕對有幫助的。

 這系列經典文學採用刺繡插畫的書封設計

這系列經典文學採用刺繡插畫的書封設計

Kaplan女士首先介紹了企鵝“Young Readers Division”各出版社負責的圖書類別,接著介紹她領導的美術部門的工作。她的部門主要負責青少年書籍(8歲以上讀者)的包裝和封面設計;兒童繪本(8歲以下)則有另一個美術部門在負責。在她的部門裡目前有13位編制內的設計師,另外也與外面獨立接案的設計師合作。

(由於Kaplan女士的部門主要負責青少年書系,本篇中提到的資訊大都是針對企鵝出版社青少年書籍的封面和內文插圖,並且以美國市場為主。)

關於封面插畫與設計

插畫風格的流行趨勢就像時尚一樣,每隔幾年會輪流轉一次。因此企鵝出版的長銷書每3至5年就會重新設計書封。也就是說,書封插畫的需求量很大。(光是Kaplan女士部門經手的封面,每年就有數百本。)

近年來手寫美術字非常受歡迎。照像寫實的人物畫則已經不流行了。

 以美術字為主的封面設計

以美術字為主的封面設計

出道多年的插畫家,也往往會隨著時代和潮流改變自己的繪畫風格。永遠死守一個風格就容易被市場淘汰。

特殊印刷效果,如燙金/銀、打凸效果、特殊用紙常被應用在預算較大、或是已經有品牌的系列小說封面。所謂「品牌」指的就是像《哈利波特》、《暮光之城》這類系列型的小說,並且開發有周邊商品、電影、電玩版權等等。

如果某位插畫家已經接了出版社一個品牌書系的案子,通常出版社不會再用同一位插畫家畫其他書系,因為不希望每本書看起來都是同一個風格。所以出版社永遠都在尋找新的合作對象。

英文諺語說: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事實上,我們都有過因為被封面吸引而買書的經驗。一本書的封面所承擔的銷售責任,遠大過內容的品質。不是說作者名氣和書的內容不重要,而是因為在書店的茫茫書海中,要能夠一眼讓人看到,甚至讓書店願意將它放在較顯眼的平台上,封面討喜與否就是關鍵。因此出版社在封面設計上非常慎重。不僅僅是美術部門和編輯的決定,也會徵求行銷部門人員的意見,有時甚至大型連鎖書店buyer的個人喜好也會考慮進去。

當書賣得不好時,封面是第一個被換掉的。有時候不見得是因為插畫本身不好,但是總是第一個被怪罪的對象。

編排簡單、色彩與圖案強烈的封面,往往較吸引消費者注意。尤其是當封面被縮小,放在網路書店如亞馬遜(Amazon.com)上面賣的時候,太過複雜的封面無法讓讀者一眼就看清楚書名、作者。

插畫或攝影?middle grade(8到12歲的讀者)書籍封面使用插畫較多;young adult(12歲以上的讀者)的封面則比較常使用文字設計、攝影作品,或照像寫實風格的插畫。但是也有例外的時候,還是要看書籍的主題和內容適合什麼樣的設計來決定。有些封面也會使用混合了攝影和插畫的設計。

如何決定封面設計?內部先決定預算、該書要表現的風格、主要讀者群,然後由美術部門收集一些風格符合設計方向的插畫家作品樣本,與編輯人員開會,從中挑選要合作的插畫家。

選定合作的插畫家後,出版社會將書稿寄給插畫家,並給予清楚的設計方向。通常草圖的製作時間為2週,草圖通過之後,另外有2週到4週的完稿時間。

不管插畫家採用傳統手繪或是電腦繪圖,以現今的趨勢,插畫家都要學會如何將作品「數位化」,也就是說,最後交給出版社的作品最好是電子檔案,節省出版社將插畫原稿拍照、掃描的時間和成本。

1_pwnWbeHwrYYMiLBI8PcrnA.jpeg

企鵝出版社如何找插畫家?

由負責封面設計的設計師來為那本書找插畫家。通常是透過插畫經紀公司、網站、或個別插畫家寄來的作品樣本,從中尋找適合的人選。

Kaplan女士本身沒有時間一一過濾插畫家郵寄來的自我行銷樣本,所以都派給底下的設計師去處理。如果剛好看到有插畫樣本適合她目前在進行的案子,她會將樣本留起來。如果是email,她有時間的時候會瀏覽,沒時間就會先將樣本存檔。

她建議如果用email寄送插畫樣本,首先要留意的是檔案大小,因為出版社每天要收的email太多了,當你傳了一個過大的檔案,癱瘓設計師/編輯的電子郵箱時,你被錄用的機會恐怕就很渺茫。所以檔案大小最好維持在1mb以下。(插畫生活建議:做個體貼的投稿者,只傳送規定尺寸的檔案,學會如何用Photoshop將圖檔轉存成適合網路傳送的尺寸,再寄給你投稿的對象。沒有人喜歡坐在電腦前等着下載一個5mb的圖檔而什麼事都不能做。)

出版社也會到藝術、設計學校的畢業作品展、各類型插畫展去尋找插畫家。或者參考插畫家年鑑、名錄等。

沒有網際網路以前,插畫家必須親自將作品集送到出版社,或是透過郵寄。現在有了網路,出版社可以輕易透過插畫家的網站看到作品,企鵝出版社合作的插畫家在世界各地都有,對獨立接案的插畫家來說是件好事,Kaplan女士表示,當她在找插畫家的時候,並不受限於插畫家所在的國家或地區。然而,如果每封email都得靠翻譯,會增加溝通的困難度,因此基本的英文能力是必要的。

此外,她強烈建議插畫家要有自己的作品網站,並在投稿的email中附上你的網址,如果出版社對你的作品樣本有興趣,可以直接連結到你的網站看更多作品。

Kaplan女士並建議插畫家在自我推薦以前,先到企鵝官網上查看各出版社的投稿規則。有些出版社是不接受自我推薦的,他們直接與經紀人接洽,或是從經紀公司送來的插畫家作品檔案中,尋找適合的插畫家來工作。

如何針對書籍插畫準備作品集?作品要能展現自己的風格和特色。除了彩色作品之外,也要有一些黑白線條或單色作品,因為很多書的內頁採用的是黑白插圖。另外,作品要能表現插畫家如何描繪人體、姿勢、表情和動作。作品的主題最好可以包括人物、動物、靜物和場景。此外,在作品集中納入草圖或創作過程的紀錄也有加分作用,因為出版社希望看到的不光是完成作品,插畫家構思的過程也非常重要。尤其是新進插畫家,還沒有許多接案的經驗和作品,讓潛在客戶知道你「能」做什麼,有時候比你「做過」什麼還重要。

(本文寫於2013年5月,當時企鵝和藍燈書屋尚各自獨立,這兩大集團後來在2013年7月1日合併。)

延伸閱讀

用色鉛筆創作的10個好用周邊工具

色鉛筆是一種輕便簡單的畫畫工具,不需要太多準備工作,也不需要很大的空間,就可以作畫。雖然如此,有一些周邊工具可以幫助你工作更有效率、或是畫出特殊的效果。這裡我要介紹幾個我自己常用並覺得好用的色鉛筆周邊工具,希望對大家有幫助。

1. 削鉛筆機

削鉛筆器是使用色鉛筆時的必要工具,市面上有各式各樣的削鉛筆機,有的小巧方便攜帶,有的看起來很夠力,還有人偏好用傳統美工刀一支一支慢慢削。自從開始認真使用色鉛筆畫畫以來,我試用過各式各樣的削鉛筆器,從隨身型到手搖型到電動削鉛筆機,可以說有點到了著迷的程度。目前我覺得最好用的是日本製的這款手搖削鉛筆機Carl Angel-5 Royoal。這款鉛筆機雖然不是可以把筆芯削到最最最尖的(德國製的KUM可以削得超級尖),但是是最不會發生把筆芯削斷的一款,而且筆芯尖度也很令人滿意。

pencil_sharpener_carl-870x870.jpg
pencil_sharpeners-870x653.jpg

2. LED描圖板、描圖燈箱(或平滑透光的窗戶)

如果是在素描本裡畫圖,通常不需要用到描圖燈。不過如果是要畫單幅的、正式的作品,我一定會先打草稿,然後用描圖燈箱把輪廓輕輕描到色鉛筆畫紙上。我目前用的是Litup LED超薄型描圖燈板,它很薄,不佔空間,受光面也比傳統燈箱均勻。因為壓克力材質的表面光滑,所以不描圖的時候,我就把它拿來墊在紙張底下當畫板使用。如果要省錢的話,家裡如果有一面平滑又光線好的窗戶,也可以當作描圖燈箱,不過就只能在白天有陽光的時候使用了。

3. 小刷子

用色鉛筆畫畫,塗抹時會產生顏料的小屑屑,我會準備一個刷子,可以刷掉屑屑和灰塵,保持畫面清潔。如果買不到專用的Draftsmen’s Duster,也可以拿舊的平刷筆來充當,不過要選擇有柔軟刷毛的筆刷,以免刮傷紙面和作品。

dusters-870x653.jpg

4. 描圖紙或是半透明的紙

畫畫時我會放一張墊的描圖紙或是半透明的紙在手下面,防止手去抹到已經畫好的部分。用有透明度的紙是因為可以看到蓋住的畫面,否則用一般的紙張也可以。

5. 蜻蜓牌MONO zero橡皮擦和軟橡皮

我在用色鉛筆畫畫時,很少用到橡皮擦,因為色鉛筆的顏料不像石墨鉛筆可以很輕易地用橡皮擦擦掉,所以如果是正式的商業作品,或是有很多細節的構圖,我會先打草稿,再仔細小心地將線條描圖到作畫的紙張上。不過馬有失蹄的時候,這兩種橡皮擦就是我的救星。

蜻蜓牌MONO zero橡皮擦有兩種形狀:分別是圓形和長方形,我用的是長方形,可以擦去線條和細節,也可用來擦出反光的部分。軟橡皮則是可以把顏料從紙上沾黏起來,所以如果用色太重的時候,可以用軟橡皮把顏色用輕壓、沾起的方式,把顏色變淡。而且軟橡皮不傷紙張,又可以用手揉捏出你要的形狀,所以是用鉛筆、炭筆、粉彩等乾性媒材時必備的小工具。

erasers-870x653.jpg

6. 白色牛奶筆或白色墨水筆

色鉛筆的顏料有透明度,所以畫面的白色部分,用白色色鉛筆的覆蓋效果並不好,就像透明水彩一樣,需要用留白的方式來表現。不過還有其他的方法可以畫出白色,例如甜點上面的白色糖粉,我用白色牛奶筆(gel pen)來畫出星星點點的感覺;稍微大一點的範圍,則使用白色的Faber-Castell PITT artist pen來畫。Faber-Castell PITT artist pen是專業品質的畫材,使用無酸印度墨水,並具有最好的防光效果,因此時間久了也不會變色。目前白色這款只有出產粗的筆尖,我希望Faber-Castell之後會出細筆尖的白色筆。

white_pens-870x653.jpg

7. Gamsol 礦油精(mineral spirits)

礦油精通常是用在油畫上,拿來稀釋油彩顏料,也可用來清潔畫筆。因為油性色鉛筆裡含有油質,所以很多色鉛筆畫家,拿礦油精來混色色鉛筆,或是做出類似水彩色鉛筆的效果。我用的Gamblin Gamsol Odorless Mineral Spirits是無味無色的礦油精,使用這類化學成分的畫材工具時要注意安全,遠離小孩和寵物,不用時要蓋子要密封蓋好,以免打翻或是誤食。在我的《甜蜜午茶時光—色鉛筆繪畫創作》課程中,我會教大家如何使用礦油精來混色。

8. 桌上型畫架

因為長時間伏案畫圖,我的頸椎在去年出現椎間盤突出的問題,因此開始尋找更健康一點的作畫方式。後來找到桌上型畫架,很適合家裡空間不大,或是作品以小幅尺寸居多的人。我買的這款底下有個小抽屜可以裝工具,出門寫生時也可以當畫箱使用。

desktop_easel-870x653.jpg

9. 鉛筆延長器

專業的色鉛筆不便宜,因此希望每一支都可以物盡其用,延長它的壽命。鉛筆延長器就是最好的工具。有些鉛筆延長器也可以當作筆蓋,放在包包裡可以保持清潔同時保護筆尖。

pencil_extenders-870x653.jpg

10. 可繼續畫的保護膠Krylon Workable Fixatif

雖然我不常用保護膠,不過如果是要賣給顧客的原畫,在完成後我還是會噴一層保護膠,以免被人觸摸之後會破壞作品。我用的保護膠是Krylon Workable Fixatif,這款的特點是即使噴上 保護膠之後,還是可以繼續作畫。因此如果在畫了很多層之後,紙張已經無法吃進顏料,也可以先噴一層保護膠,增加紙面的紋理(噴過保護膠之後紙張會變得有細微粗粗的顆粒),就可以繼續疊更多層顏料。

以上就是一些我在創作色鉛筆畫的時候,常用的周邊工具,分享給大家參考。如果你對學習用色鉛筆有興趣,歡迎來報名《甜蜜午茶時光—色鉛筆繪畫創作》課程,我在課程中會有詳細的示範。

插畫家結盟,創作之路不寂寞

pinkpunch_website.png

創作是寂寞的事業。尤其是像我這樣每天在家工作的創作者,常常一整天只跟我的小狗胖奇對話。然而最讓我感到孤單的並不是整天宅在家,而是在以創作為職業的道路上一直都是單打獨鬥,有時候會很希望身邊有能夠理解我的工作性質的人的支持,甚至是志同道合的夥伴,跟我一起在事業上奮鬥打拼。 我最羨慕的是那種藝術家夫妻檔、情侶檔,或兄弟姊妹檔,有共同的熱情和目標,可以攜手前進,互相給予心靈上和生活上的支持。一起組工作室,或者建立共同的品牌和事業。然而這種關係是命中註定的,可遇不可求。

藝術聯盟 Art Collective

近幾年我因為參加美國插畫經紀人Lilla Rogers的網路課程,認識了不少藝術創作者,然後注意到有一個現象開始發生。就是幾個惺惺相惜彼此欣賞的插畫家,合組藝術聯盟,”Art Collective”。大家互相分享資源,一起尋找工作機會,開拓客源,甚至分擔在行銷上或是參加展覽的開銷。

這種合作模式,不是經紀公司,也不是單一品牌,雖然每個插畫聯盟有自己的「團名」和品牌形象,但是每一位團員又是獨立的個體,有個別的特色和專長。這種合作方式的優點是,每一位創作者都有獨立發展的空間和自己的品牌,但是在需要對外宣傳或吸引更多潛在客戶的時候,又可以結合所有團員的魅力,用一個團體的身份去做行銷。

當然,要找到能夠一起結盟的夥伴,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運氣,也需要多方面考量。雖然我在紐約有一些畫畫的好朋友,也曾經跟幾位插畫家合作過,但是要「組團」,卻需要不同的配方。

首要條件是對畫畫事業的熱情要一致,也就是積極度。如果其中有些人很積極想要接工作賺錢,有些人只是把插畫當副業,可有可無,那就很難合作。

再來是要有共同的目標。例如,我有些朋友他們結盟的目標是一起去參加Surtex,或者是都想往某一類型的創作市場發展。有共同的目標,結盟才有效果。

當然,彼此賞識是一定要的,換句話說,就是要投緣啦。

就在三個月前,我在網路上跟Liv閒聊之間,談到了藝術結盟這件事。我和Liv都對這種合作模式很感興趣,而且我們都希望能拓展自己插畫事業的領域,於是我有點忐忑地問她:

「那,你有興趣跟我組團嗎?」心裡很擔心被拒絕。

她好熱情地一口答應!讓我很開心。於是我們就積極列出其他團員的人選,作品風格是我們都喜歡的,有她們的特色,但所有人作品放在一起時,又不能太突兀。列好名單,我們就一一展開邀約行動!

很幸運地,我們順利找到其他四位團員,六個人是剛剛好的人數。有趣的是,我們都是參加美國經紀人Lilla Rogers “Make Art That Sells” 課程的同學,有些私底下認識,有些則是已經在社群網站上偷偷追蹤「暗戀」對方作品一段時間了。更難得的是,我們居住在五個不同國家,橫跨南北球和三大洲!我和Allyn都在紐約,而且原本就因為參加本地的插畫家活動而認識。Liv在愛丁堡,最早是因為我在《插畫生活》寫了一篇她的專訪,而與她成為「網友」,後來又邀請她到「創作私庫」開課更有了進一步的合作。Sanderine在巴黎,Sarah在澳洲,Lisa在紐西蘭,我和她們三位則是組團之後才有了接觸。

團名Pink Punch的由來

決定組團之後,第一件事要決定的就是我們的團名。因為居住地的關係,時差是個挑戰。我們一開始先用Facebook Messenger來進行對話,後來則開了一個Facebook Group,可以更方便進行討論。

我們丟出了幾十個團名的點子,不僅腦力激盪各種可能,也考慮每個名字是否有隱藏的負面意涵、給別人的印象、以及最重要的,Domain name是否有人使用。

最後,我們一致認同”Pink”這個顏色,它不僅代表女性,以現今世界的氛圍,更有「女性力量」的意義。但是要叫「粉紅的」什麼呢?當我們正在線上討論的如火如荼時,小狗胖奇在一旁催我帶他去散步了,於是我跟大家說,”I have to take my dog Punchy for walk now.“沒想到大夥都說,Punchy這個名字好酷!也因此激發了我們的靈感,就決定團名叫”Pink Punch”!”punch”這個字可以當作飲料(美味),也可做「力量」、「衝擊」的意思,跟粉紅色搭在一起,剛好代表了女性力量,Perfect!

團體創作項目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大大小小的事務,包括設計logo、設立網站、開Instagram帳戶、刊登廣告等等。

組團的其中一個目的,是可以定期創作共同的主題,也給彼此一些推動和鞭策的力量。我們的第一個創作主題,是「動物和粉紅飲料」。每個人畫一幅插畫,然後發表在我們的官網和IG上。

AnaisLee_17_sloth_pink_punch-1.jpg

雖然六個人的風格各異,不過作品放在一起,完全沒有違和感。我畫的是樹懶和粉紅果汁。

第二個主題則是因應6月18日的父親節,創作一幅父親為主題的插畫。我畫的是「超級英雄」。

AL17_fathers_day_superhero.jpg

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

雖然每位團員對自己的插畫事業的目標不盡相同,但是都有一些重疊和類似之處,因此很期待未來我們有更多合作的項目,並且對拓展事業有更多幫助。

歡迎大家到Pink Punch Art Collective的官網逛逛,並且追蹤我們的Instagram帳號

其他Art Collective

在這裡也列出一些我所知道的其他插畫聯盟,有趣的是,所有聯盟的成員都是女生呢!是因為男生都比較喜歡單打獨鬥嗎?不過這就是題外話了。

Happy Happy Art Collective | http://www.happyhappycollective.com/ Art Hive Collective | http://arthivecollective.com/ Forest Foundry Art Collective | http://www.forestfoundry.com/ Finch & Foxglove | http://www.finchandfoxglove.com/ Four Corners Art Collective | https://www.fourcornersartcollective.com/ Pencil Parade Art Collective | https://www.pencilparade.com/

如果你也是插畫設計師,會不會也想要找志同道合的夥伴,合組一個插畫聯盟呢?歡迎把你的想法留言跟我分享。

Fion的創意與生活哲學

這集的podcast,我邀請了居住在紐西蘭的水彩插畫家Fion,來跟讀者分享她的創作與生活哲學。在對談中,我們聊到了她從喜歡生活居家佈置,到成為插畫家自創商品品牌的過程,也談了許多創作相關的話題,包括水彩的技法、作品要如何打動人心、她的新書《Fion私塾水彩課:四季花園》創作背後的概念、市場性考量對藝術創作者的重要性;也聊了許多輕鬆有趣的話題,像是我們都愛吃的麵包和甜點、Fion對做陶藝的迷戀等等。

跟Fion聊生活、聊創作,是件很過癮和享受的過程,訪談的內容精彩而有趣,相信你們也會喜歡。


線上收聽

註:這次訪談長達兩個小時,礙於節目長度,現在呈現給大家的是剪輯後約一個半小時的精華版。


插畫家黃昱銘

請談談你的插畫創作生涯是如何開始的?曾經受過哪些相關的專業訓練?

從小媽媽只要給我一張紙和筆,我就可以安靜的畫上一兩個小時以上,後來媽媽買了一系列的迪士尼卡通錄影帶,還有一卷恐龍歷險記,於是我就時常在畫紙上塗鴉小恐龍或是各種動物,一直到國小六年級時,參加了台中科博館舉辦的敦煌石窟的創作比賽,作品得到入選的肯定,才下定決心報考國中美術班,並一直走著藝術創作這條路一直到現在。然而我一開始是學純藝術創作,直到大學畢業後,有天在youtube上看到插畫師Bobby Chiu的電腦繪圖過程影片,赫然發現插畫是我喜歡的藝術創作類型,便開始走上學習插畫這項專業的路。

國高中時就一直接觸水彩水墨素描,到了大學選擇主修油畫、水彩、水墨,畢業後到美國薩凡娜藝術學院 進修插畫創作碩士並以Photoshop結合水墨線條進行創作。

huang_yuming_03.jpg

你的插畫有非常流暢又自然的手繪墨線,這也成為你作品的風格,可以談談你的風格形塑的歷程嗎?是否有影響你很深的藝術家或是藝術作品?

我是國中時接觸水墨,記得當時在拿這種軟筆刷畫線條時總是歪七扭八,不過每次看到當時的水墨老師在示範時行雲流水的運用毛筆,一勾一勒都非常的俐落不拖泥帶水,覺得是一種視覺的享受,所以之後就不斷加緊練習,希望也能夠如此運用自如,一直到國三時,才將水墨線條的技巧大致掌握住。

huang_yuming_05.jpg

關於我的風格,其實在生活上的喜好影響很大,我喜歡電影,人像,流行文化和運動,創作上對於東方水墨的典雅風格與西方抽象繪畫的大膽用色及戲劇張力非常喜歡,所以大學時就一直在思考該如何將我喜歡的東西方元素結合並創作出我喜歡的主題,大學的許多教授也認為我的創作適合往插畫發展,所以畢業前,我就開始不斷的上網找資料,去書店翻閱畫冊來了解插畫,有一次翻到一本書是介紹當時世界30大插畫師,赫然看到清水裕子的插畫創作,發現他的東方浮世繪風格結合西方色彩與構圖的的創作正是我喜歡也想發展的風格,不過當時的想法是,既然別人都已經做了,我再做好像就沒有意義了。

後來,到了美國以後,學習到不同的插畫創作風格以及思考的方式,在研究所畢業之前,我有幸到韓國插畫師Dongyun Lee的工作室當他的助手,他的人非常好也非常細心,創作風格也是以漫畫式插畫為主,結合極具張力的構圖,當時他了解到我積極於讓自己風格能夠有個方向,便不吝嗇地給予我許多建議與指導,但當時我還是不太確定是否要發展目前呈現給各位的風格,一直到有一次去聽清水裕子在Apple專賣店裡的演講,才下定了決心,清水裕子在演講裡說到,她其實也懷疑過自己是否該以現在的風格創作,畢竟前輩Tomer Hanuca的漫畫式風格在當時已經席捲了整個插畫市場,而且很多人也使用這種方式創作,但她卻對自己說,既然這個風格這麼多人在做,那就努力成為站在浪尖的那個人,就是聽完這個演講後,我便下定決心運用我最擅長的方式,就是水墨線條結合平面上色來成為我的創作風格。

你最常使用的創作媒材是什麼?有哪些推薦或愛用的工具、配備?

我最常使用的工具不外乎是毛筆、墨汁和品質好的宣紙,再搭配Photoshop進行上色。毛筆方面我使用的就是工筆畫會用到的紅豆筆,搭配東方的墨汁其實就能有很好的墨線效果,個人覺得西方墨水價格上比較高,效果有時不一定比東方的墨汁好看。宣紙其實種類很多,我最常用的宣紙就是礬宣和雙宣,雙宣方面我可以運用許多飛白筆觸和控制許多線條變化,而礬宣我就多用於細緻線條的呈現。其實我還是比較偏好礬宣繪畫時給我的質感。

huang_yuming_tools.jpg

你的作品以刊物插畫居多,刊物插畫市場吸引你的特點是什麼?是否也對其他的插畫市場有興趣?

刊物插畫我個人認為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我可以學習到我平常不會去注意到的文章,例如某些心理學,籃球以外的運動員認識,音樂市場在乎的事情以及各種不同面向的知識。而且刊物插畫在創作種種多元題材也可以激發我對於不同事物的看法。我目前除了刊物插畫,也積極希望能夠在包裝或是廣告方面能有合作的發展,也希望能夠有機會替電影公司繪畫周邊宣傳海報。

yuminghuang01.jpeg
yuminghuang02.jpeg
yuminghuang03.jpeg

當手上沒有客戶的案子時,你都是如何給自己動力,創作個人作品?啟發你創作的來源是什麼?

其實我是一個比較偏向聽話學生思考邏輯的人,就是會遵循前輩和教授的指導來決定該做的事情與不該做的事情。所以手邊沒有案子的時候,我會把時間花在精進自己作品上面,想創作出好的,有質感,讓人能夠發自內心感受到美的作品,能夠讓就算沒有受過美術專業教育的人,也能夠欣賞體會到我創作中的意涵和細節的作品,讓人想看第二眼的作品,這就是我沒有接案時還能夠不停創作的動力。

我創作的來源都是來自時事、電影、雜誌、以及名人的名言。

請談談你的創作流程。

我一般會先把需要創作的故事題材精簡成一句話,然後開始做創意發想,先繪畫出5-10個略圖草考,再從中選出我比較喜歡的三個草稿繼續發想,最後選擇一個我覺得最具創意,構圖也不錯的草稿繼續完成。過程中我會不停在網路上找影像的資源來作為靈感啟發。

為什麼喜歡用Photoshop創作插畫?對商業插畫家來說,Photoshop有哪些優勢?

運用Adobe Photoshop來創作是當今最為普遍的創作方式之一,我之前在美國接受插畫教育時,也都是學習Photoshop的應用和技法,而世界上許多插畫師也幾乎是以Photoshop作為他們的主要創作工具。直接用電腦繪圖進行插畫創作,容易直接上傳到網路上,畢竟現在是一個網路發達的時代,任何事情都會需要透過電腦網路來做連結。重要的是,現在所有印刷、行銷都是數位化作業,任何印刷品都需要透過電腦輸出。當然有許多創作者追求的是手繪質感,不過目前的科技已經能夠讓這些技術在電腦上創造出來。在8-9年前,如果追求手繪質感的創作者,大都會選擇Corel Painter來作為創作工具,不過隨著科技進步,Phtoshop的研發團隊這幾年來日新月異,坊間也有許多人願意製作如同手繪質感的筆刷提供給市面上,而Phtoshop的操作其實較為簡單也能夠將藝術家追求的質感表現出來,所以基本上這些就是photoshop創作的優勢。

目前為止,個人最得意的作品是什麼?

目前為止,我個人最喜歡的創作是美麗的動物,因為裡面包含了我喜歡的創作元素,動物、人物、時事和故事性。這張作品主要是講述人類不斷的盜獵是造成物種滅絕的元凶之一,而當這些物種滅絕以後,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一個戰利品標本,難道這些是我們要留給後代子孫看到的東西嗎?創作動機是因為當時非洲辛巴威一直出現的盜獵事件讓我非常生氣和難過,希望以這張畫帶給人一些反向的思考。

huang_yuming_02.jpg

開始插畫創作生涯以來,最開心的事情是什麼?最困難的事又是什麼?

最開心的事情大概就是得到貝爾格勒金筆獎,與我學生時期的偶像Yuko Shimizu一起入選該國際插畫展,我和她也是當時為二代表美國出現在得獎作品年鑑的插畫師。

其實走創作這條路大家都是辛苦的。插畫的辛苦在於要想辦法讓自己的作品很特別而且品質高還要被大眾喜愛,在畢業後,曾經跟一個成功的插畫師聊過,他說如果要以這個專業生活,必須是在這個行業裡的百分之一,如果你是百分之二或是差零點零一都是沒辦法的,所以我不斷在努力讓自己成為那百分之一,而且國際插畫市場真的相當競爭,學生時代的偶像,畢業後就成了業界的勁敵。最困難的就是畢業後一直沒有客戶願意與我合作,當時又一邊忙著經紀公司的工作,一邊想辦法精進作品,準備美國傑出人才簽證,不斷累積挫折後,曾經想過要放棄,因為看著周圍幾個插畫師朋友發展的很好,會覺得自己的作品會不會就是沒有市場性,也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盡力了,但是每次要放棄的時候,就收到了得獎的好消息或是有工作的邀約,讓我覺得是不是在暗示我不要那麼早放棄,所以如果不夠堅持,沒有家人的支持,插畫這條路對我來說其實很難走下去。

如果要給剛入行的自己一個忠告或建議,會是什麼?

要非常努力! 一分的天分但是要超過99分的努力,要學會習慣吃閉門羹,這一個客戶不回應你,不要灰心,找下一個,一定會有人喜歡你的作品願意跟你合作,所以我的建議如同洛基的名言:「一切都無關你擊出去的拳頭力量有多大...而是你能夠承受多大的打擊之後還能夠繼續向前進,還有能承受多少次打擊,能夠繼續向前進多少次。」

當你的風格漸漸形成的時候,學會停止參考你一直以來所學習的對象,可以看看不同風格創作者的作品並且得到靈感,再繼續融入創作,便會出現屬於你的風格。

黃昱銘小檔案

畢業於台北市立大學視覺藝術系,並於美國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取得插畫創作碩士,目前為自由插畫師。

他的作品曾獲得第48屆貝爾格勒金筆獎暨13屆國際插畫雙年展、美國Creative Quarterly43 和 Hiii 插畫大獎等評審的肯定 。2015年在紐約時也曾代表台灣新銳插畫師之一在紐約台北經文處參展,目前是美國音樂權威雜誌告示牌雜誌(Billboard Magazine)的簽約插畫師之一,合作的客戶還包括華盛頓郵報、美國Hoop雜誌,紐約Surftwenty Magazine和關鍵評論等。

黃昱銘在創作私庫的課程

Liv Wan的美味人生

距離上一集Podcast節目,竟然有將近九個月的時間!真的好久沒有在空中跟大家聊插畫了,這段時間星瑤都在忙著跟客戶合作的插畫案,還有五月份參加的Surtex圖像授權展。除此之外,我們也持續在規劃「創作私庫」的新課程。在十月份,我們跟旅居英國的插畫家Liv Wan合作,規劃了一套食譜插畫創作課,今天我就邀請Liv來節目上跟大家先聊聊,她如何從一位專業的廚師,轉行做專業的食物插畫家。她也會跟大家介紹這套課程的內容,歡迎大家收聽。


線上收聽


Liv 在做廚師時期的食譜筆記

recipe_drawing1.jpg
recipe_drawing2.jpg

延伸閱讀

Roger Mader與《屋頂上的貓》

從小的夢想是成為插畫家,卻因為教授的一句話,讓羅傑・梅德(Roger Mader)的夢想延遲了四十年才實現。但是他沒有讓這些年的生命白費,工作之餘還是不斷地畫畫自學;而他從事廣告創意的經驗,最後也成為創作繪本的養分。只要心裡熱情的火不熄滅,實現夢想永遠不嫌晚!

1_TJ4VqzFHMeiZa6a7e2nJcw.jpeg

請跟我們說說你自己。你是如何成為繪本作者和插畫家?曾經受過任何藝術方面的訓練嗎?在成為插畫家以前,從事什麼工作?

這是非常有趣的問題。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一天到晚都在畫圖,我愛畫畫。到了高中,我已經號稱是我們學校的藝術家,我的夢想是成為插畫家。很幸運地,我進入了美國最棒的藝術學校之一的普瑞特藝術學院就讀。在完成第一年的基礎課程之後,我們要選擇接下來三年的主修科目,插畫當然是我的選擇,但是我的指導教授告訴我,插畫將死,因為在未來將會被攝影取代。因此我選擇了主修廣告設計。

那個決定讓我走上四十年的廣告事業生涯,我加入了Young and Rubicam廣告公司,擔任助理藝術指導,並且在接下來的十三年,都在麥迪遜大道285號度過。是的,那是《廣告狂人》的年代,但正如我的一位朋友所說:「我一定是走錯樓層了。」後來我加入了該公司的國際分部擔任創意總監,工作的地點包括了法蘭克福、巴黎、墨西哥市、布魯塞爾、多倫多。在退休前,又再度到巴黎待了五年。我幾乎在歐洲每個城市都工作過,和數百位有趣的人相遇和共事,這是獲益良多的經驗。

在那些年我成為了一位業餘畫家,由於我錯過了在普瑞特的繪畫訓練,我的繪畫技巧都是靠著自學而來。

退休之後,我以為我終於有時間來畫畫了,但受到朋友影響,我卻對蝕刻版畫產生興趣,因此我到巴黎一所學校學了兩年的蝕刻版畫。我蠻喜歡的,於是買了一套專業的版畫機,花了六年時間從事蝕刻版畫創作。我從未試著在畫廊展出,只是把版畫作品都送給了朋友們。

大約在五年前,我動了一個換膝手術,醫生要我在巴黎做復健。我們住在諾曼地,於是我和太太到巴黎租了一間公寓,在那待了六個星期。我一週只有三天需要做復健,餘下的有大把的時間。為了打發時間,我寫了一本童書《意外的聖誕節》。回到家後,我做了一本粗略的書樣投稿到出版社,但乏人問津。

我倒是寫出興趣來了,於是又寫了另一個故事《Cookie Plays Hooky》,這回我完成了所有的插圖之後才做成書樣,並且因此簽下了一位經紀人。這個故事雖然還是沒有得到出版機會,但是卻有一件奇妙的事發生。有天一隻瘦骨如柴的貓咪跑來我家,而且堅持留下來跟我們一起生活。她領養了我們。在Cookie書中我曾畫了一隻貓,我跟我的經紀人說,現在我可以把貓畫得更好了,因為我養貓了。她說:「何不寫一個跟貓有關的故事呢?」

我從未養過貓,也沒想過要養貓,因此我對貓所知道的,只有這隻走失的貓的故事。於是我寫了”Lost Cat”,並製作成書樣。我的經紀人幫我提案給Kate O'Sullivan,結果她買下了這個故事。我的童年夢想實現了,我成了一位插畫家。

Please tell us about yourself. How did you come to where you are as a picture book author and illustrator? Have you had any art training? What did you do before you became an illustrator?

That's a very interesting question. When I was a child I was drawing all the time, I loved to draw. By the time I got to high school I was considered the school artist and my dream was to someday become an illustrator. I was fortunate enough to go to Pratt Institute one of the best art schools in the country. After the first foundation year we were to choose a speciality for the remaining three years of study. I was of course going to select illustration but my advisor told me that illustration was a dying field because in the future everything would be done with photography. So I specialized in advertising design.

That decision led to a forty year career in advertising. I joined Young and Rubicam Advertising as an assistant art director and worked at 285 Madison Avenue for the next thirteen years. Yes, they were the years of "Mad Men" but as a friend of mine said, "I must have been on the wrong floor." I then joined the international wing of the company and served as creative director in Frankfurt, Paris, Mexico City, Brussels, Toronto and then a second five years stint in Paris before retiring. I have worked in almost every country in Europe and met and worked with hundreds of interesting people, a very rewarding experience.

During these years I became a weekend painter and since I missed out on the painting training at Pratt, I taught myself to paint.

When I retired I thought I would finally have time to paint but through friends I got interested in etching. So I went to a school in Paris for two years and learned to be an etcher. I loved it, bought a professional press and I made etchings for about six years. I never did try to find a gallery to represent my work, I just gave my etchings to friends.

About five years ago I had knee replacement surgery and my surgeon wanted me to do the rehab in Paris. We live in Normandy so my wife and I rented an apartment in Paris for six weeks. The rehab was only three days a week so I had a lot of time on my hands. To fill the time, I sat down and wrote a children's book, "Accidental Christmas." When I returned home I made a rough dummy of it and tried without success to get it published.

I had been bitten by the bug and wrote another story, "Cookie Plays Hooky." This time I made the dummy with finished illustrations and it led to getting an agent.

Cookie was never sold to a publisher but an interesting thing happened. A little scrawny cat came to our door and insisted on living with us. She adopted us. In Cookie there was a scene with a cat and I told my agent that I could now make a better illustration of a cat because we had a cat at home. She said, "Why not write a story about a cat?"

I had never had a cat and never had an interest having one so the only thing I knew about cats was this story of a cat that got lost. So I wrote and made a dummy for "Lost Cat" My agent sent it to Kate O'Sullivan who bought it and that's when my childhood dream came true. I became an illustrator.

 
1_OqP9hHXgn_ftwQcyj68arg.jpeg

你的插畫好美。你是用什麼媒材創作的?可以分享你的創作過程嗎?

當我還只是個業餘畫家,我都是畫油畫,因為那是唯一讓我得心應手的材料,”Cookie”這本書的書樣就是以油彩創作的。

但說不上來為什麼,我不是很喜歡油畫。當我在製作《Lost Cat》的樣書時,外層的書封也是用油彩畫的。不過在HMH買下這本書版權後,我又用粉彩重新畫過,視覺效果更加柔和有親和力。自此之後粉彩就成為我的主要媒材。

在進行插畫完稿時,我試著用不同的角度來看這本書,或許可以找到一個新的視角或是比原本的書樣更好的構圖。

然後完稿的畫面會先在我的腦海裡成形,接下來就是將腦子裡的畫面呈現在紙張上。我花很多時間在構圖和素描線稿,因為如果線稿沒有畫好,彩稿就會失敗。在將線稿轉印到紙張上之後,首先用粉彩條在主要的區域畫上色塊,圖畫透過色塊成形,然後我再用粉彩鉛筆畫上細節,以達到我的寫實風效果。

當插畫都塗滿之後,我會再回頭利用上光的手法,一層一層添加並調整顏色。

Your illustrations are so beautiful. What is your creative process like? What is your medium?

When I was a weekend painter my medium was oil paint. As it was the only medium I was comfortable with I used oil to make the dummy for "Cookie."

There was something I didn't like but I could not put my finger on it. When I made the dummy for "Lost Cat" I made the jacket illustration in oil but after it was bought by HMH I did it again in pastels and I much preferred the results. It was the first time I used pastels and it turned out to be softer and friendlier. So pastels became my medium from then on.

When approaching a finished illustration, I try to change from the person who made the dummy to see if I can look at the task with a fresh point of view. Perhaps I can find an angle or composition that will be better than that of the dummy.

Then the final illustration starts to form in my mind and my task is to create that image on paper. I spend a lot of time on the composition and the drawing because if the drawing is not sound the painting will be a failure. After that I transfer the drawing to the paper and with pastel sticks block in the major areas of the painting. The drawing shows through these large areas of color. I then switch to pastel pencils because as my style is rather realistic I can delineate the details better.

When the illustration is completely covered, I go back over it adjusting the colors by glazing color over color.

 
1_RtWKL3QMbSFgsxJt3lcUkg.jpeg

可以給我們看你的草圖和畫畫工具嗎?你的工作室是什麼樣子?

我的工作室是在一個改建的老穀倉頂樓,有充足的光線和兩個水槽,它是由一半電力一半循環的熱水來加熱取暖,這種建築的風格稱為colombage。在歐洲某些地區可以看到這種半木造的建築,在法國則只有諾曼地才有。(請見下圖)

1_gEpioMc5m3sNotbxzNfG_g.jpeg

Can you also show us some of your sketches and art tools? What does your studio look like?

I had the top floor of an old barn rebuilt as a studio with lots of light and two sinks. It is heated half by electricity and half by circulating hot water. The style of architecture is called colombage. It's a half-timbered look that is found in some parts of Europe. In France it is only found in Normandy.

 sketch 草圖

sketch 草圖

 sketch 草圖

sketch 草圖

 final artwork 完成的插畫

final artwork 完成的插畫

 

《屋頂上的貓》插畫的構圖和視角非常有趣,背後有什麼樣的創作概念嗎?

我沒法告訴你為什麼這樣畫,總之它就是發生了。我知道我要說的故事是什麼,我覺得說這個故事最好的方法,就是切成許多小畫面,並穿插一些令人震撼的大畫面。如果沒有多年拍攝廣告片的腳本經驗,我做不出這樣的效果,我曾經畫過數百套分鏡腳本,因此這樣的說故事方式對我來說很容易。我希望《屋頂上的貓》可以透過腳本的形式,帶領讀者去經驗動感。

The layout and perspective in “Tiptop Cat” are very interesting. What is the concept behind it?

I cannot tell you why I did what I did, it just happened. I knew the story I wanted to tell and I felt the best way to tell it was with many small pictures broken up by some shocking big ones. I know I could not have done it without my many years making storyboards that plan for a commercial to be shot. I have made hundreds of storyboards so that kind of story telling is very easy for me. To tell the story of Tiptop I wanted the reader to experience the action through the storyboard form.

 sketch 草圖

sketch 草圖

 final artwork 完成插畫

final artwork 完成插畫

 final artwork 完成插畫

final artwork 完成插畫

 

你有什麼描繪貓咪動作和表情的秘訣嗎?

我利用大量的照片來參考貓的身體構造和姿態,而表情部分則是自由發揮,我的卡通畫技巧在這裡就派上了用場。我通常把貓的眼睛畫得比較圓,訣竅是去調整貓咪額頭上的線條來製造表情。我想要的效果是帶點卡通味道的寫實。

Do you have any tips on how to catch a cat’s expression and movement in drawings?

I use a lot of photography as a guide for the correct anatomy and attitude of the cat but I take great liberties with the expression. This is where my ability as a cartoonist helps. I often make the eyes a bit rounder than a cat's eyes. One little trick I used in the books featuring Slipper is adjusting the markings on the forehead of the cat to create the expression. I hope is to end up with a slightly cartoon-like realism.

 sketch 草圖

sketch 草圖

 final artwork 完成插畫

final artwork 完成插畫

 

聽說你家裡也有一隻狗?是否計劃未來也創作一本以狗為主角的書?

很抱歉我沒有養狗。我曾經畫過一個傑克羅素梗犬的故事,不過沒有出版。現在正在創作另外一本。

I heard that you also have a dog in your family. Are you planning to make a dog book in the future?

I'm sorry I do not have a dog. I have done one story with a dog, a Jack Russell, but it was not bought. I am now working on another one.

 

如果讀者想要瞭解更多關於你的事,他們可以在網路上找到你嗎?

我沒有網站,這方面我很落後。我女兒說要幫我設一個臉書粉絲頁,不過還沒實現。以前我在做蝕刻版畫時,曾經將作品發表在artID這個網站上。

If readers would like to know more about you, where can they find you online?

I am way behind the times and am not online. One of my daughters recently said she was going to make a Facebook page for me but it has not yet happened. When I was etching I did put some etchings on a site called artID.

 

哪裡買

《屋頂上的貓》––>博客來網路書店

Tiptop Cat》––>Amazon.com

Coralie Bickford-Smith和《小狐狸與星星》

我認為好的故事必須有富有智慧,但或許並不是第一眼就可以發現到的;好的故事可以讓讀者思考、反問自己,並且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我的目標不只是文字或插畫的創作,而是將每個人人生中都會遇見的重要課題濃縮成短短一則故事。
— Coralie Bickford-Smith

小狐狸與星星》這本書從故事、插畫、封面設計、裝幀到印刷紙質,都美麗精緻地讓我愛不釋手。作者柯洛莉.畢克佛史密斯 Coralie Bickford-Smith 在英國企鵝出版社擔任封面設計師,她設計的書封曾榮獲美國平面藝術學會(American Institute of Graphic Arts)和英國DAD(Design Advertising)獎項,《小狐狸與星星》是她第一本個人作品,她一手包辦了故事、插畫和印刷裝幀設計。這本書也獲得英國Waterstones書店年度最佳圖書大獎。

以下就是我和柯洛莉的訪談。

1011_13197.jpg

Please tell the readers of “Illustration Today” a bit about yourself.

By day I am employed by Penguin Books to design book covers and by night I illustrate and explore my own projects. I am stuck in the past and much of my work harks back to the world of Victorian bindings and a golden age of book binding. Recently Penguin published my first book, The Fox and the Star, it is a fable for all ages about love and loss. When Fox’s greatest friend disappears, his search for Star takes him on a journey of grief, before he finds his way is lit with hope. I live in a quiet part of London where there are lots of trees so I can escape the city and be around nature. I also eat a lot of macaroni cheese. If I could, I would live in the forest that Fox lives in and it would be near the sea.

請向插畫生活的讀者介紹一下自己。

白天時我是企鵝出版社的封面設計,到了夜晚我則埋首設計自己的作品。我的作品類似維多利亞時期及黃金時代的書籍裝幀風格,而最近企鵝出版推出我個人第一本作品《小狐狸與星星》,這是一個適合所有年齡層的讀者關於「愛」和「失去」的寓言故事。當小狐狸最好的朋友消失了,他踏上一段尋找星星的悲傷旅程直到他發現希望之光。我住在倫敦一處樹蔭林立且安靜的區域,這裡讓我遠離市區的吵雜,更加親近大自然。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可以和小狐狸一起住在海邊附近的森林裡面。還有,我個人很喜歡吃起司通心麵喔!

 

You’ve mentioned on your website that the story of “The Fox and the Star” is inspired by your own life experiences. Could you share what they are and how you come up with the story?

The story was inspired by my own experience of loss. I could not help but draw on my own experiences. I integrate my life into everything I create, otherwise it feels meaningless. I, like everyone, have gone through some really tough times. Sometimes I wanted to make life easier for Fox but this wouldn’t have been an honest depiction. I felt it crucial to portray the essence of my own story — one of personal loss — in order to help the book resonate with others. The star represents my mother who I lost at an early age and reminds me of the strongest message I learned when learning to live without her. That she still lives within me and that is what Fox internalizes at the end of the book when he is filled with stars.

你在個人網站上提到,《小狐狸與星星》的靈感來自於你的生活經驗。這些經驗是什麼?以及這個故事怎麼來的?

《小狐狸與星星》的靈感來自我自己「失去」的經驗,我忍不住想要把這個體會畫出來。我將我的生活融入我的創作之中,讓這個故事更有意義。和每個人一樣,我也曾經有過一段非常痛苦的時期。有時候,我會希望小狐狸的生活可以輕鬆簡單一些,但現實中這是不可能的。我認為把我個人失去的體驗描繪出來,有助於讓更多讀者對這個故事產生共鳴。故事裡的星星象徵在我年幼時就失去的母親,星星讓我想起那段學著適應沒有她的生活。然而,我發現母親仍然活在我的心裡,這也是為什麼故事最後小狐狸身邊充滿著無數個星星,因為牠接受了「失去」。

1011_13188.jpg

When you created this book, what came first, the design concept, the illustrations, or the texts? Could you walk us through your process?

Every element felt equally tough, both the illustration and text had to be the best it could be. I had never undertaken such a project before so the learning curve was a big one. I think I take things very seriously and every element had to be loved and cherished so that it was the best it could be. For a illustrated book to work well I feel that I can not just illustrate what the text says literally. It has to be a fine balance where the illustration enhances or plays with the text and vice versa. This was an important learning curve when making the book. I learned so much about how to tell a good story. A good story for me is one that has a wisdom that might not be apparent at the first glance. A good story leaves a person to think and ask their own questions and find their own truth. My goal was not to write and illustrate an action adventure but to distil an important life lesson into the pages that is relevant to many areas of people’s lives.

在創作這本書時,是先有設計概念、插畫、或是文字?可以描述你的創作過程嗎?

文字和圖像都一樣難,因為他們都必須是最好的。我從來沒有進行過類似的案子,所以在那之前的學習和準備是項大工程。我對於製作過程中的每一個環節都相當謹慎,同時我也熱愛並珍惜每一項元素,因為它們都是最棒的。對我而言,一本好的圖文書不能只是畫出文字上的意思,而是圖像和文字兩者間必須搭配出微妙的平衡。有時是插圖強化了文字敘述,有時則是輔佐搭配,反之亦然。這在製作一本書的過程中是相當重要的。我學到要如何說一個好故事,我認為好的故事必須有富有智慧,但或許並不是第一眼就可以發現到的;好的故事可以讓讀者思考、反問自己,並且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我的目標不只是文字或插畫的創作,而是將每個人人生中都會遇見的重要課題濃縮成短短一則故事。

 封面草圖

封面草圖

 內頁草圖

內頁草圖

 版面草圖

版面草圖

 

The design of this book is exquisite. The orange thread even matches the color of the fox! How was it like to design your own book v.s for other authors?

I love the orange thread too. I did not stop asking for that particular shade of thread and I confess that I did drive my editors a bit mad. But it did get forgotten when the proof was made so I was right to keep mentioning that I wanted it. Small details are really important to me.

When I design a book cover for another authors’ words, my job is to communicate what they are saying with type and image, create a visual hook that makes people want to pick up the book and explore the world of the author. When I worked on my own book I used my day job knowledge to create a wonderful cover for it but I had many lessons to learn about how to create the insides. My day job only took me so far and I found a different sort of pleasure in the work I had to do to write the story and I was left to my own devices. I had only the rules I made myself, I was free to do anything and it was very daunting. When I went back to my day job it was comforting to be bound again by a brief, another person’s words and rules. But I am now creating another book of my own which again is a new journey into the unknown.

這本書的設計好精緻。橘色的縫線甚至跟狐狸的顏色一樣!比較起來,設計自己的書,和設計別的作者的書,有什麼不同?

我也很喜歡小狐狸身上的橘色毛髮。我不斷要求縫線的特殊色調,這項堅持確實讓我的編輯快要抓狂崩潰。但結論往往顯示我的堅持是對的,這也讓我更有理由繼續和編輯討論我所堅持的一些重要細節。

當我替其他作者的書籍設計封面時,我必須不斷進行溝通,了解他們想要的字型和圖像,並設計出引人注目的封面,讓讀者想要翻開這本書來探索作者的世界。設計我自己的書時,我可以運用工作上所累積的知識來替我的作品創造一個很棒的書封;然而內頁的設計和呈現,我卻有太多需要學了!我發現有別於日常工作的另一種樂趣,這次我必須創作自己的故事。自行創作的這段時間相當自由,我可以盡情地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規則隨我自己訂,但這樣的自由卻也令人感到害怕。等到我再度回到辦公室,反而因久違的「約束感」而鬆了一口氣。現在我又開始規劃自己的另一本書,這又是另一段未知的旅程了。

1011_13186.jpg
1011_13187.jpg
 

From your design work, I can tell that you love typography and pattern(me, too!). You also have a really distinctive design style. What does inspire you? Who is/are your creative hero(s)?

I was given a William Blake quote, Eternity at a pivotal moment and it inspired me to change the direction my life was taking. This enabled me to take risks — namely becoming a designer, which was the best decision I could have made. I had to accept life’s constant changes in order to gain the necessary courage to move forward. So I wanted to write a story that embodied the idea contained in this poem.

Visually I am also very inspired by William Blake and Audrey Beardsley. I tend to look back in time for inspiration. I was also heavily inspired by William Morris. His use of colour and pattern is stunning.

從你的設計作品可以看得出來你對字型學和紋樣設計的喜愛(我也愛!),你的風格也非常有辨識度。是什麼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誰是你的創意偶像?

威廉.布雷克的詩《Eternity at a pivotal moment》激勵了我,讓我冒險選擇了不一樣的人生──成為一位設計師,這也是我所做過最棒的決定。這個決定讓我必須接受生活中接踵而來的轉變,累積勇氣向前邁進。所以,我想要將這首詩融入在我的故事裡。在視覺設計上,我受到威廉.布雷克和奧伯利.比亞茲萊的啟發,我常會不時回頭從他們的作品中找尋靈感。另外,威廉.莫里斯作品中迷人的配色和花紋,也刺激了我的靈感。

1011_13185.jpg
1011_13192.jpg
 

Do you have any favorite book designs, other than your own work? What are they?

I love the work of Jon Klassen. His children’s books about hats are hilarious. I am eagerly waiting for his third and final hat book, We Found A Hat. Klassen’s work seems so simple but yet it is rich in emotions. I know from my own experiences of illustrating that the seemingly simple pieces of work I produce are often the most complex and exhausting to create.

I also admire the work of William Blake, I like the fact that he wrote, illustrated, printed and bound his own books as I do love all things to do with the printing process and the creation of books. William Blake had a lot of wisdom and through studying his work he has taught me to follow my dreams, create what I want to create rather than what I think other people want me to create.

除了自己的作品之外,你有其他喜歡的書籍設計嗎?

我很喜歡雍.卡拉森 (Jon Klassen)的作品,他的「帽子系列」兒童繪本非常幽默!我非常期待他的下一本《We Found A Hat》,這也是這個系列的最後一本作品。雍.卡拉森的《We Found A Hat》故事看似有些單調,卻包含了非常豐富的情緒。我也從自己一次次的創作經驗中了解到,看起來簡單的作品,其創作過程往往更複雜且辛苦。

我也很崇拜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的作品。我喜歡他自己寫、自己畫,自己印刷並且裝訂,就像我投入創作、印製到裝訂成書的整個過程,我享受其中。威廉‧布雷克讓我了解到,我必須追隨自己的夢想,去設計我想要的作品,而不是別人要求我去做的設計。

 

For emerging designers/illustrators who would love to design books or create their own books one day, what are the advice you’d like to give them?

Work hard and follow your dreams. Expect set backs, when they happen dust your self off and take away the positives from the situation. There is always good stuff to be found in a seemingly bad situation if you reflect on it. Do not be scared to fail. I have a favorite mug with Bart Simpson on it, he says: ‘underachiever and proud of it’, it reminds me daily to allow myself creative freedom and that failure is just a part of the process of not only creating things, but finding your true path in life.

對於正在起步,想要從事書籍設計或是創作自己的書的插畫設計師,你有什麼建議給他們?

努力工作並且追隨你的夢想,預想你可能會遇到的挫折,這樣當你真的遇上時才能夠正面迎戰。再怎麼糟糕的情況總是有一絲希望,請不要擔心失敗!

我有一個很喜歡的馬克杯,杯面上印有霸子‧辛普森和他說的一句話:「Underachiever, and proud of it!(我是績優劣等生,而且我很自豪)」這句話每天都在提醒讓我要自由地創作,失敗只不過是創作過程和人生中的一小部分罷了。

Credit_TohmasLehman.jpg

延伸閱讀